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搜环球 >机器人的社会影响力 >
机器人的社会影响力
发表日期:2020-07-17 01:35| 来源 :热搜环球| 点击数:559 次
機器人的社會影響力

Isaac Asimov提出「机器人三大定律」(There Laws of Robotics)以来,科幻小说中的强AI至今仍处于构想阶段,自驾车、物联网等应用也尚未普及,然而人类既有的社会互动模式,却早已悄悄发生质变。

科技与商业的进步,使得人类共同的生活方式有了巨大变化,以通讯为例,从狼烟到 app,中间经历了驿站、电报、电话、电视与网际网路,讯息传递的量和速度都有巨幅改变。但是对于人类社会行为的论述,除了竞争,仍多围绕在情感、友谊、合作与知识及经验的传授上;人们也似乎以此为傲,强调人与机器间的差异。

然而耶鲁大学有一组实验是这样设计的:一小群人类被要求与人形机器人合作,在虚拟世界中铺铁轨。每三人中有一人是人型机器人,这个机器人被设定为偶尔犯错,并在事后毫不矫饰、以诙谐的口吻公开向其他组员道歉。结果组员们反而更能轻鬆面对彼此、安慰其他犯错的成员、笑看每一次失误;对比对照组中机器人四平八稳地「陈述」自己的错误,团队合作的表现更佳。

另一个不相关的实验中,受试者被告知可以完全保留自己手上的筹码,或捐赠部分或全部给自己的邻居;一旦受试者选择捐款,研究人员也会加码同等价值的筹码,一同捐赠给指定的邻居(意即受赠者将收到双倍筹码)。游戏进行多轮,初期有三分之二的玩家选择捐款,毕竟这幺做,自己在下一轮也有可能成为受赠者,彼此互惠。然而在加入一律不捐赠的机器人玩家后,原有人类玩家所建立起的互惠关係瓦解,先前合作的互信基础蕩然无存!

两个实验都显示:在人机共处的「混和系统」(hybrid system)中,机器人的存在能左右人类群体间的互动,而这样的影响可以是正面(发展出更紧密的合作关係),也可以是负面(瓦解原先建立起的互信互惠关係),端看机器人的种类与设定而定。

延伸阅读:来自机器人的同侪压力

血淋淋的案例

你或许不以为然,认为以上的研究不过是虚拟世界中的行为实验,然而在你我生存的当下,其实不乏真实案例。

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, 570 万 Twitter帐号─包含机器人扮演的「网路小白」(trolling)─利用煽动性语言,透过贴文的转发或留言影响社群网路平台的使用者,成功分化选民。

现在出生的孩子们,已然习惯随侍在侧的Alexa或Siri。然而当孩子向数位助理咆啸或以难堪的言语下达指令时,我们是否应予以制止,担心此举会影响孩子未来待人处事的态度?或一笑置之,毕竟对方并非一个人?类似现象也并非侷限于孩童。

随着数位助理的普及,成人也开始习惯与其交谈,甚至那些我们不曾或不敢与最亲密的对象吐露的心事。长此以往,人类的友谊和婚姻会发生什幺变化?人与人之间,是否因此渐行渐远?性爱机器人目前虽仍处于构想阶段,但有些人,如英国De Montfort大学的人类学家Kathleen Richardson,便批评这样的应用会加重「物化」,并导致人类由实际的亲密关係中退缩;然而另一方面,性爱机器人也提供我们一个不必担心性传染疾病、非计画怀孕、无需顾虑他人或大众观感的机会,更大胆地实验与探索。

另一个更脚踏实地的案例:无人驾驶车辆。开车所关乎的,不仅是驾驶自身的反应与动作协调,更涉及与其他驾驶人间的默契,以及对社会(交通)规则的尊重与遵守。一旦全权由机器接管,人类便失去锻鍊这些能力的机会,并且在危难之时也无从插手,也免除了原先应由人类承担的道德判断责任。然而自驾车并非一无是处,模拟研究中已发现:在人机混杂的车流中,绝对遵守交通规则的自驾车,不但可以提高交通效率,更可以改善人类驾驶的用路表现。

延伸阅读:自驾车缓解塞车窘境

由错中学

科幻小说中那个完全掌控人类社会的强AI尚未出现,但现有这些已然或在可预期将来渗透我们生活、相对「低阶」的AI,却早已在无声无息之中悄然改变人类的社交行为。情感、友谊、合作与知识及经验的传授,不仅仅是我们与生俱来的「社交天性」,更是人类物种的生存关键。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全盘否认AI的潜能与贡献,或推迟AI的应用。

藉由研究那些在实践中意外与错误,我们可以系统性地检视我们现有的社会制度,以至于心态,该如何改变去适应这个已然发生的历史性革命。所幸目前已有多方学者(电脑科学、工程学、动物学、社会科学,不一而足),着手针对「机器行为学」 (machine behavior)这个新领域展开研究,期望未来人类能与AI共存共荣。

编译来源

N. A. Christakis, “How AI Rewire Us,” The Atlantic, 2019.

相关推荐